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给前任他弟冲喜
给前任他弟冲喜

给前任他弟冲喜张大花(著)

连载中夙月白久前任冲喜

更新时间:2020-04-18 00:51:51
给前任他弟冲喜夙月白久小说完整版阅读,主角是夙月白久的小说书名叫给前任他弟冲喜,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4-03 15:35:59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掀起盖头时,夙月才发现她的新郎从太子变成了一个不受宠还一身病的九殿下,于是接下来的每一天,夙月都在想着怎么样与太子再续前缘,可没想到,药罐子居然在某一天摇身一变成了个身怀金手指的幕后大佬。就那么喜欢太子?药罐子的眼中闪过一道暗光,危险的逼近。夙月秒怂,脸上堆起谄媚的笑:不敢,不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弟妹此时不与我九弟洞房,来找我做什么?”

“??”夙月的表情挂不住了,开始崩坏:“阿荧,你在说什么呢?你应该娶的人是我!”

“呵,**。”洛荧嘲讽一声:“我可是堂堂的魔族太子,就算是个侧妃的位置,也绝不是你一个烟花之地的女子能觊觎的。”

“想攀附权贵的心思,都写在脸上,恶心死了。”

“嫣儿是将军之女,与我身份也算匹配,而你,也就跟我那个废物九弟在一起吧,我看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都是同样让人作呕。”

……

如果不是因为洛荧的手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夙月简直想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塞到洛荧的嘴里。这个出言不逊,还玩弄感情的**。

夙月低下头,眼里一片血红,她气的浑身发抖,殊不知在面前这对狗男女面前,她是在忍着泪装坚强。

“殿下,我冷,咱们回去吧。”嫣儿得意的勾动唇角,挑衅的躺在洛荧的怀里,洛荧揽过嫣儿的肩头,转身回了房。

砰的一声,门被关的严实,夙月就像个笑话一样。

她被耍了。

从一开始,洛荧就已经洞悉了夙月的想法,却不做声,直到今天,给了夙月迎头一击。

房间内,嫣儿问:“殿下,您很讨厌她吗?”

“一个给我弟冲喜的蠢货而已。”洛荧的语气中满是轻蔑:“但是,够烦人的,所以让她付出了点儿代价。”

夙月听的真切,她的双拳紧了紧。

此时,夙月想把门拆下来,然后冲进屋内,将这对狗男女揍个一百次出气。可是,为了洛荧手里的东西,夙月绝对不能跟洛荧撕破脸皮。

“跟我回去吧。”白久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将外衣披在了夙月的肩膀上,安慰夙月:“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你不是不来吗?”夙月紧了紧衣服。

“担心你。”白久看向夙月,目光温柔如水,他的声音很好听,不是成年男人那种有磁性的好听,而是干净:“我比你要了解洛荧。”

知道你来是这种结果,但是我不阻止,因为这是你最后的孤注一掷,即使在今晚之后,我会因为新娘新婚当夜逃婚未遂而成为天下人的笑料。

**。

我要嫁他!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跟洛荧相比,白久这种人间小天使,太特么珍贵了!

回到,夙月也明白了,原来她一直觉得走的稳妥的这条路,一开始就是不通的。蠢货太子一点都不蠢,还把自诩聪明小机灵鬼的夙月给摆了一道。

夙月像条咸鱼一样趴在床上,气的直磨牙。

“我去书房睡,明早咱们一起去魔王殿,到时候你再把这件事跟父皇说吧,我觉得……父皇应该能理解你的。”白久要走,夙月立刻鲤鱼打挺,将刚才白久给她披上的外套递了过去:“你多穿点吧,外面冷。”

白久笑着接过外套,点了点头,一脚踏出门时,女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这件事不必与魔王说了,反正结果也不会被改变。”

太子深受魔王的宠爱,这件事,先不说魔王事先知道与否,就算是魔王不知道,只怕知道了之后,还得反过来助纣为虐,要知道帝王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白久本就不惹魔王喜欢。

“好。”白久眸色一动,眼中含笑。

翌日清晨,夙月很早就醒了,天色灰蒙蒙,好似要下雨,她去书房找白久,门紧闭着,门外等了一刻钟,秋天的风是入骨的凉,夙月穿着薄裙实在遭不住,试着推一下门,门开了,屋子里满是药味,白久正趴在书桌上,未醒。

“怎么把衣服掉到了废纸篓里……”夙月看这件儿衣服眼熟,突然之间想起是昨晚白久披在自己肩上的那件,暗笑白久这个人粗心大意,睡着了连衣服掉到了脚边的废纸篓里都不知道,她捡起,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挂在了椅背上。时间差不多了,若是此时再不起,进宫面圣一定会迟到。

“咳咳。”听到夙月的轻唤,白久这时才悠悠醒来,他身子极为不好,又在书桌上趴了一夜,掩嘴轻咳两声,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显得更加苍白了。夙月抿了抿薄唇:“怪我,昨晚应该让你睡床的。”

夙月的眼里满是愧疚,她刚嫁给白久,还不想当小寡妇。

白久摇摇头:“不必,你是女子,身娇体弱,我一个大男人,怎能受你的照顾?你虽不愿嫁我,但毕竟进了我的门,既如此,我便拿你当妻子对待。”

给前任他弟冲喜

我是女子,身娇体弱。

夙月眼眶都差点湿了。

回想以往,在夙家,夙月是受到了怎样的对待啊。睡柴房的次数比睡寝房的次数都多,不听话的弟弟夙衍简直就是小冤家,天天跟自己对着干,父母虽疼爱自己,但也太过严苛,时常令自己觉得委屈。

白久这番话,当真是暖了夙月的心,夙月虽知道,家人都是爱她的,但是因为太过爱她,所以只要夙月犯了点错,就会矫枉过正,父母也都是雷厉风行之人,从不会说些暖言暖语,明白父母的心让人感动,但夙月还是期待能得到父母温和的回应。

这还是第一次被如此温柔的对待,没想到,魔族里面居然还有像白久一样的好人。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夙月同白久一起入宫面圣,魔族的王年纪约莫四十多岁,名叫临幻,他此时正坐在大殿之上饮着茶。夙月和白久对他行了礼之后,就被赐了座。

“我不惹人喜欢,父皇亦是如此,你在这儿坐着也不说话会难过了些,再坚持片刻,咱们就走。”白久似是感觉到了夙月的心不在焉和无聊,他小声的解释两句,夙月乖巧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太子搂着他的新娘来的浩浩荡荡,前后簇拥仆人无数,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夙月暗地里咬了咬牙,不是羡慕,而是功亏一篑了。

太子的手中有一把开启秘境的钥匙,夙月背井离乡,机关算尽,也无非就是想要得到,而现在,简直赔了夫人又折兵,先不说夙家二小姐用烟花之地女子的身份嫁给魔族不受宠的病秧子皇子,这属于下嫁,而是这次的亏,夙月吃着噎得慌。

她居然被这个蠢太子给耍了一通。

“呦呵,新婚第一天弟妹就一脸的委屈,可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委屈你了?”洛荧开启了来自胜利者的嘲讽,他一脸嘚瑟,嚣张的就像是翘起尾巴的狗。

夙月暗戳戳的差点将裙子给攥烂。

不行。

不能反击。

现在自己还有机会。

只要接近洛荧,找到开启秘境的钥匙,那么自己就扶摇直上了,父母也会对自己改观,不会认为自己只是个没用的草包。

这是唯一能证明自己的机会,小不忍则乱大谋。

“回太子,并非。”夙月低下头,借此藏住想要咬死洛荧的目光。

洛荧毕竟是魔族的太子,身份在那儿,不能惹,不仅如此,还得哄着他,就等着他一高兴,诶,就把自己给带到太子殿了。

那时候,得了洛荧的宠爱,无论是书房或是秘境,还不是想上哪儿就上哪儿。

小说名字:《给前任他弟冲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