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冰冷人生
冰冷人生

冰冷人生兰州大学学生(著)

连载中韩晓云高家杰人生

更新时间:2020-04-18 00:10:35
冰冷人生韩晓云高家杰小说全章节目录,主角是韩晓云高家杰的小说书名叫冰冷人生,是作者写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截止到2019-12-30 11:55:08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每个活着的人,都对死亡都缺乏了解,而试图去理解,去接受,这是生命的功课,很难,但必需。人生很长,要面对的事情也很多,我希望自己真实地面对人生,真诚地对待创作,我希望我写一个人一件事,能让大家看到内里的真。真实的东西有破败,有伤口,有坎坷,有纠结,但也会有希望,有挣扎,有向前和向上的力量,有笨拙的修复和默默的忍耐,有坚持的态度,和被摧毁过但又重新站起来的决心。每个人都活得很辛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迷茫和痛楚,但每个人也都没有就此屈服,跌跌撞撞,遍体鳞伤,总还是要去努力活着。活下去,是我们最大的勇敢。死亡面前,谁能说自己是真正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首付90万,韩晓云出了50万,高家杰40万,联名购买,剩下的分期付款二十年,每个月8500。非常幸运了,他们俩都这么觉得。

再攒点钱,我们就结婚,我带你出去旅行去。高家杰不会说什么甜蜜的情话,他跟她一样,做的都是实在的打算,但韩晓云想要的就是这个。婚礼上什么天长地久百年好合都说得让人腻烦,头一天办婚礼第二天去离婚的照样有,一切就绪之后就要走上鲜花过道仪式开始,小两口就谈崩了,奔向偶像剧的套路,婚纱落跑,另一个西装革履地在后面追,这样也见过不止一回。

王雨诗在意大利淘到一件婚纱,惊人地便宜又惊人地美,再三说要送给韩晓云做结婚礼物,可是韩晓云说不想要,最多穿一回拍拍照,再还给她。王雨诗说你拿这张历尽沧桑的脸给谁看,这么多渣男里就你捞出一个可靠的,长得还挺帅,工资还不低,还跟你一起买房,哎呀你就不要来气我了。韩晓云说你就吃亏在看人先看脸上,还好意思说呢。王雨诗嘴一撇:人活的就是这张脸,你看看我挑的主持,有偿伴娘,颜值高就是出价高,客户也就是爱要这样的,要都跟你似的,给人推荐一谢顶的,人家要不跟你翻脸才怪。

我推荐谢顶的那是认真交往的男朋友,又不是挑主持。真是。韩晓云知道斗嘴斗不过她,不过偶尔这么互相顶顶牛也颇有乐趣。

主持不能忍,男朋友就更不能忍了,我就喜欢帅哥,看着眼睛舒服,要等我瞎了,我就能将就着找个矮胖子。王雨诗的话赢得办公室里几个女孩齐声附和,韩晓云不敢再说了,因为王雨诗甚至跟她当场放话说要不你把老高让给我,内谢顶的你自己留着。这话虽然带着冒犯的意思,但韩晓云也知道这帮眼高于顶的女人还颇看得起自己的伴侣,心里也有点飘飘然的欣喜。

这几天韩晓云难得在家,王雨诗带着团队去了东京,她坐镇大本营善后,还有一场视频直播得她领着下属盯着。前两天忙得要疯,高家杰还给她端茶递水,热了个羊角面包给她当早饭。韩晓云边吃边催他快点走,上班别迟到了。

现在想起来,高家杰似乎有点犹豫?最近太忙两人说话的时间少得可怜,往往她回家时他已经睡下了,再不就是她洗漱完毕上床,才听到他轻轻的开门声。

可这北京城里,有不忙的人么?大家不都是飞速地压榨着时间精力,换点舒适生活的可能性,房子车子孩子,加上爹妈养老,都是挣多少钱都不够的人生项目,韩晓云自问算是有计划有条理的人,但这些硬邦邦的问题放在她眼前,她也抓狂。

赵总好。韩晓云还是给老赵发了个信息,你们是不是又封闭了,家杰昨天晚上没回来,也没给我电话。

她坚持不发语音信息,怕打扰别人。但老赵信息回得出乎意料地快:

高家杰两周前离职了,他没告诉你么?

那是条语音信息,韩晓云从来都不知道老赵会用这么冷冰冰的官方腔调说话,这话短促有力,把她平地推了一个踉跄。

我不知道啊。打完了这几个字,韩晓云觉得眼前发黑,她不想计较老赵对她的态度了,多问一点是一点。

老赵又是一条语音信息:那你打人事部电话********,最近这批离职的员工都是一起办的,我开会去了,回头再说。

一阵寒战从脚底升起,韩晓云有点站不稳,失业没什么,她自己换工作也有过失业没收入的日子,但是他竟然瞒了这事不跟她说,这些天早出晚归还跟从前一样,营造着还在上班的假象,这就太可怕了。

没有上班去,那你去了哪里?没有在工作,那你是在做什么?想什么?为什么连我也不告诉,难道说你始终把我当成外人吗?

在恐惧和愤怒的双重夹击下,韩晓云张着两只手,不知该做什么,这时,外面一阵咚咚咚的闷响,不知是什么声音,震得人耳朵难受,那声音像个横着的大木头,耳膜就是一下下被撞击的钟,钝钝地痛。

冰冷人生

对门装修的红纸条贴了快一周了,出来进去都能看见“开工大吉”四个大字。房主韩晓云也见过一次,女的衣服上有显眼的LV字样,垮一只包四处找放的地方,找了半天觉得这些地方都配不上自己的名包,于是还是跨在手上,手肘有刻意地轻微外伸,姿势有些神似某位去世的伟人。这要是韩晓云的客户,她立即就会专门抖开一条方巾铺在桌子上给她放好,再略带惊讶地赞美一句:鸵鸟皮啊,这得等了很久才能买到吧。就凭这一句,对方就会把怎么买到这只包的过程详细给讲给她听,至少有五分钟的热络攀谈,她也就成功地把最新最贵的婚庆套餐推销出去了。

这种人不缺钱,特别爱面子,言谈举止中都带着无意为之但显而易见的优越感,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优越,而是“何不食肉糜”的优越,因为他们就是在肉糜中长大的,完全不能理解世界上还有诸多别的活法,也完全接受不了普通百姓的精打细算,那叫寒酸抠门,活着都是丢人,没劲!

高家杰跟她念叨过几句对门什么时候装修的问题,韩晓云说你管他们呢,咱俩现在两头不见太阳这么忙活,爱怎么折腾随便,国家规定早八点晚六点,节假日和周末都不许动工,打扰不到咱们就行了。倒是奇怪这家这么有钱怎么不去住别墅,非要住到公寓楼里来。

听说是离那男的工作单位近。

韩晓云刚洗漱完,赶着刷墙似的给自己上妆:那有意思了,买这房子图你上班近,难道你们还是同事?富二代当码农,他能吃得了这份苦么。

唉人家家里好几套房,爱住哪儿就住哪儿。高家杰瞬间情绪低落,被忧愁笼罩的表情,韩晓云见多了不以为意,一边去拿包一边顺手搂了一下他的肩膀:别怕,咱俩当富一代哈,多挣钱,爱买哪儿买哪儿。

她的包是王雨诗从香港给她带的一个老款LV,图个皮实,用得也精心,好几年还能挎得出去。出场面才背这个,更大的场面她还有双鞋配成一套。平时她用的都是帆布包。韩晓云要真有几十万,立马去京郊按揭再买一套房收租,绝对不会去买鸵鸟皮名包,穷人花不起这份面子上的钱,也没兴趣花。

高家杰没说什么,只是极轻极轻地叹了口气。韩晓云临出门还喊他一声:你快点吧,别上班迟到了。

说起来只是几天前的事,现在回想起来,不知怎么似乎处处充满了不祥。

对门砸墙声越来越大,砰砰砰,似乎要把整栋屋子推倒了重建。可是韩晓云没心情计较这些,她又打了高家杰的电话,又是听了无数次的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她已经跟人事部电话过了,大公司那种冷冰冰的职业腔调人人都差不多,确认了高家杰真的已经在一个月前离职,也得了两个月的补偿金,毕竟他入职时间也才一年多,人事部还特地强调了是人员的正常调整,并非裁员,也祝福离职同事有更好的发展云云。

那你倒是跟我说一声啊,有什么事扛不过去的。韩晓云想起他要服药控制抑郁的那半年,常常回了出租屋,灯没开,他一个人在黑暗里坐着,她就自己开灯,做饭,烧开水,给他做一杯咖啡,多多加牛奶,自己坐在他旁边,胡乱吃几口饭,等着高家杰把热饮喝完了,才没事人似地跟他聊聊工作里的狗血和鸡血。

抑郁症没有什么根治不根治的,我们就瞎混。这事她没跟别人说过,王雨诗嘴巴太大,但也只有她听过韩晓云的心事,居然也就保密了,估计是觉得得这病蛮惨也蛮无趣,没什么八卦的空间。

她自己知道没有瞎混,自从来北京,韩晓云没有,也绝对不敢瞎混过一天。不是有退路的人,家里没矿,有矿也肯定是给弟弟,轮不到她。

高家杰不止一次跟她说:我好多了,跟你在一起,我比过去好多了。

他鬓角长了,韩晓云跟造型师借了个理发器回家给他自己推推,左边短推右边,右边短推左边,省下洗剪吹的三十块钱,她的手艺也练出来了,别说他的,自己的头发都随手剪剪算了。连这样的钱都省,不然他俩凭什么能买得起房。

买完了,背上房贷,接着结婚生孩子,给孩子忙活上学,世人不都是这么过的,韩晓云不想做例外。只是她看似平静无波的日子里,藏着一份别人不知道的用力过猛,猛就猛,总比你没有努力直接放弃好吧。

所以你到底是……上哪儿去了?

她本来想说死哪儿去了,不吉利,太大的不吉利。她给TT发了个信息,没想到TT立即给她电话,透着气急败坏的不耐烦:

小说名字:《冰冷人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