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青春校园 >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竹马青梅(著)

连载中沈佳梦程博洋盛世娇妻归来婚宠

更新时间:2020-04-17 22:56:04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沈佳梦程博洋全文手机版阅读,主角是沈佳梦程博洋的小说书名叫盛世婚宠,娇妻归来,是作者写的一本青春校园小说,截止到2019-08-16 15:46:02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误会,曾经羡煞旁人的情侣一朝成怨偶。他和别人的婚礼上,她绝望离开。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几年后,她带着萌宝霸气归来,宛如涅槃凤凰,虐渣男,手撕白莲花,萌宝助阵,所向披靡。只是某人是怎么回事,放下身段千里追妻。这是每天一份的玫瑰花,签收一下。这是本季度最新的名牌衣服,签收一下。民政局已经准备好了,老婆,请在这里签字一下!沈佳梦大怒,谁答应嫁给你了?键盘榴莲跪完了吗!被...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签完字后,医生拿着手术协议进了手术室,留给他的又是漫长的等待。在这个等待的过程中,他的心犹如被熬煎。

终于,手术室的门又再度被打开了,走出来的还是那个医生。他心里惶惶不安,有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医生说:“产房里病人大出血,她是稀有血型,我们在血库里找不到合适的血源输给她。”

他一时间全都懂了,没有血源输给她是意味着什么?

他迅速冷静下来,拿出手机,给公司里的负责人打电话,让他安排公司里所有的人来医院里验血型。想了想,他又打给了沈爱妮。

沈爱妮来医院见到他的时候,眼睛都哭红了,她是今天的新娘,被他丢在了婚礼上,承受了太多的屈辱和流言蜚语。

而他,自己的新郎,现在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把她从婚礼现场叫过来,因为他深爱着的那个人在等着血源救命,他只是催着她快去验血。

沈爱妮看着对自己这样无情的程博洋,心里被气的快吐血了,同时她也更加憎恨沈佳梦。

但是她的计划还未完成,所以,她只能将淬毒的目光投向手术室,按照程博洋的意思去验血。反正她的血型不可能会跟沈佳梦匹配上的,因为她们根本就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

稀有血源终于还是被找到了,是他公司里的一名员工。有了血源她就有救了,他差点喜极而泣。

血源被送进手术室,他站在手术室门口焦灼的等待。

终于,他看到了她被推出手术室,医生宣布:“她脱离危险了。”

沈佳梦醒来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事。

她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然后她摸向她的小腹,她的孩子……

手摸到的地方是扁平的,她的眼睛瞬间睁大,惊恐的嘶吼:“我的孩子呢?!”

“佳梦你冷静一点。”

她转头就看到胡子邋遢的程博洋,情绪变得更加的激动,“是你!是你杀死了我的孩子!你走!我不要见你!”

医生和护士闻声跑进来,她指着医生和护士说:“让他出去!你们给我让他出去!”

见她实在情绪激动和失控,医生和护士只得请他先离开。

他走出了病房,难过的站在病房门口,听到她在里面痛苦的问医生:“我的孩子呢?是男孩还是女孩?他还活着吗?”

医生很无奈,“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孩子还是没能保住。你生的是个男孩。”

沈佳梦流下了眼泪,她的孩子,她的第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医生递给她一个骨灰盒,她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什么,颤抖着手抱了过来,抱在怀里,把脸颊贴在它的上面。

沈佳梦流着泪说,“谢谢你,医生。”

医生想说这一切都是一直守护她的那个男士做的,但是想到程博洋吩咐过的事情,还是把话吞了下去。

转而安抚道,“你还年轻,想要孩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她抱着骨灰坛,手指轻轻的抚摸在上面,泪水浸满了眼眶。

她把骨灰坛牢牢抱在怀里,一遍一遍对宝宝说对不起。

沈佳梦抱住骨灰坛擦干了眼眶中的眼泪。她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哭,她要让那些害她的人,凌辱她的人,践踏她的人去哭!

她愤恨别人的同时,也愤恨自己,是她的愚蠢害死了她的宝宝。

她开始后悔,如果自己在当初没有那么冲动,一听到程博洋跟沈爱妮结婚就冲去婚礼现场,那么现在是不是结果就不是这样的?

至少她的孩子还在,至少她可以把孩子平安的生下来。

她不肯放过自己,要自己发誓,一定要让害死她孩子的那些人血债血偿!一连七天她都是这样让骨灰陪着自己,醒来抱着它,睡觉也抱着它,直到第八天,医生宣布她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她才陷入另外一种悲伤里。一连七天,医院里都是孤零零的她自己,没有人来探望过她,照顾她的也只有医生和护士,她还哪来的家?

她从此之后,只是一片随波逐流的浮萍。

她按照医生的要求出院,护士帮她一起收拾东西,告诉她:“有位程先生一直守在你的病房门口,他是你什么人?”

她冷清地笑出了声,孩子没了拜他所赐,他居然还有脸假惺惺地守着她。她冷下声音,回答护士“仇人!”

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她冷清地笑出了声,孩子没了拜他所赐,他居然还有脸假惺惺地守着她。她冷下声音,回答护士“仇人!”

--------------------------------

病房的门一开,就在她说出这俩字的时候,程博洋走了进来。

他站在晨曦的光泽中,美好的像一尊男神,浑身上下透露着矜贵的气质,只是眼神里有化不开的疲惫。

她看着他,眼睛里染上仇恨的光。

凭什么痛的只有她一人?!

她抱起骨灰坛,一步步向他走去,每走一步,眼中的痛恨就更深一层,她站在他的面前,与他相隔一臂的距离,把骨灰坛举到他的眼前:“看到了吗?这里面装的是我的孩子!他是个男孩!也是你的儿子!!”

他看着她,眼中有难言的痛苦。这孩子不是他的,但他在这个时候不想跟她吵架,也不想再刺激她。

他说:“我来接你回家。”

她看着他的眼睛,不肯放过他:“心痛吗?我们的儿子,眼看就要出生了!他在长大以后会喊我们爸爸妈妈!”

他看着她因刚小产,身体孱弱不堪的模样,不跟她计较,由着她闹。

她看着他冷漠,无动于衷的表情,笑的诡异,眼中布满疯狂的光,“程博洋,是你亲手扼杀了我们儿子的生命!!他不会放过你的!他每晚都会来找你,让你做噩梦!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这辈子都活在地狱里!!”

他抬手接过了她手里的骨灰坛,单手抱着。

她见手里一空,脸立时变色。

但他早已上前一步,用另一只手揽住她,将她用力一提,就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她奋力挣扎,尖叫:“放开我!你放开我!”

他扛着她往外走去,不管她的踢打和反抗,将她康下楼,丢在了他的车上。

护士跟下来,拎着帮她收拾好的东西。

他一把接过,也扔在车里,随即上车,将想要从另一扇车门下车的她给摁住。

“开车!”他对前面司机吩咐。

小说名字:《盛世婚宠,娇妻归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