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阴缘难了:冥夫来袭
阴缘难了:冥夫来袭

阴缘难了:冥夫来袭吞鬼的女孩(著)

连载中姜琳周禹浩阴缘冥夫

更新时间:2020-04-17 22:19:24
阴缘难了:冥夫来袭姜琳周禹浩小说阅读无广告和弹窗,主角是姜琳周禹浩的小说书名叫阴缘难了:冥夫来袭,是作者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截止到2020-04-15 14:52:25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姜琳,是学美术的,可惜我大三那年父亲得了重病,钱花了,人也没治好,为了替父亲还债,我只能退学回家,做起了我们家的老本行开花圈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走时他还不忘拿走我钱包里的几百块零钱。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桌子隔得那么远,花瓶难道是飞过来的吗?

我客厅里有一面穿衣镜,我抬头朝镜子看了一眼,忽然看见我的身后站了一个人。

是周禹浩!

我尖叫一声,他的手一下子伸过来,勒住我的脖子,嘴唇贴在我的耳朵上,非常冷,冷得我不住地发抖。

“你居然敢逃。”他很生气,掐我脖子的手在收紧,我快不能呼吸了。

我一边挣扎一边求饶:“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明天就给你扎五个,不,十个纸人,全都画上最当红的女明星的脸,保证你满意。”

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四周的空气陡然降了两度,他放开了我,我还以为逃过了一劫,正想松口气,他又再次把我抱了起来,一拳打在我耳边的墙壁上。

“但我只想要你。”他在我唇边低声说。

我觉得非常委屈,哭得连声音都哑了,心中满是绝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伸手按住了我的胸口,然后说:“你是我的宠物,这是你自己答应过的,绝对不能反悔。我要在你身上做个标记,提醒你不要在外面招蜂引蝶。”

胸口一阵剧痛,像被火烧一样,我惨叫一声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痛得钻心。

我扒开睡衣,发现胸口多了一个纹身,黑色的六角星,像刚纹上去,周围还有些发红。

我感觉很屈辱,在周禹浩的眼里我和一条狗一只猫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玩物,想打记号就打记号,说不定过几天,我就要死在他手上了。

我当然不甘心,我才二十三岁!

山城市有不少寺庙,我听说宏华寺很灵验,寺里的和尚都是得道高僧,说不定有办法。

我匆匆赶往宏华寺,寺庙里已经人山人海,我买了三炷香,在大雄宝殿外面的香炉里点上,恭恭敬敬地跪下磕了三个头。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跟我说:“小妹妹,别拜了,拜也没用,佛祖根本不愿意受你的香火。”

我起来一看,我点的那三炷香点是点燃了,但是不出烟,我有些害怕,看了看那说话的人,是个和尚,手里拿了根扫帚在扫地。

“一定是香有问题。”我不死心,说,“那奸商卖的什么玩意儿,我另外找一家买。”

我换了一家店,又买了三柱,拿回来一点,还是点燃了不出烟,其他人的香都很正常,真是邪门儿了。

我抓住那扫地的和尚,带着哭腔说:“师父,为什么会这样?我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佛祖为什么不帮我?”

和尚叹了口气,朝那边求签的地方指了指:“我只是个扫地的,帮不了你,你还是去求个签吧。”

我没办法,只好又去抽签,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句诗:解铃还是须系铃人。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啊?”我问解签的老和尚,老和尚看了看说:“这个签的意思就是,你现在遇到的难处,别人都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

靠自己?我要是有办法还来这里求神拜佛吗?

我想见寺庙的住持,结果人告诉我,住持大师见一次三十万起,还得预约,排队都排到下半年去了。

我连家都不敢回了,只好在外面住旅店,但是晚上周禹浩还是找来了,狠狠地惩罚了我,天亮的时候我已经累得连指头都动不了了。

没办法,我只好回到花圈店里,又扎了一个纸人,这次我画上的是正当红的某女星的脸,那女星非常漂亮,说绝世佳人也不过分,希望周禹浩得到她之后,能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别再来缠着我了。

谁知道脸刚刚画好,纸人的脸突然糊了,像是被水冲泡过,我打了个冷战,难道是周禹浩不肯要?

按照我们这一行的规矩,纸人顺利烧完,说明死者很满意,如果纸人没烧完火就灭了,或者纸人的脸无缘无故糊了,就说明死者不满意,必须重做。

我不死心,又做了一个,还是糊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书上说,鬼缠了活人,是想吸活人的阳气,吸完了阳气,人就死了。难道我注定了要被这个男鬼缠到死吗?

突然,手中的纸人发出啪啪两声,做骨头的篾片全都断了,彻底瘪了下去。

“别白费工夫了。”

周禹浩又来了。

阴缘难了:冥夫来袭

如果他是个活人,对我说这话我肯定幸福死了,但他是个死人,他想要的只是我的命。

接下来的两天,我有些自暴自弃了,白天开店,扎花圈纸人,晚上被他纠缠。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他缠了我好几个小时,今天我的感觉很奇怪,往常不到半小时我就累瘫了,任他摆布,今天的精神却很足,我突然感觉眼睛一阵剧烈的刺痛。

我惊慌起来,大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要瞎了。”

“别叫,你眼睛没事。”他按住我,“你听着,我有重要的事要离开七天,七天之后我会再来找你,你不要妄想逃跑,你已经是我的宠物了,身上有我的标记,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听说他要走,我很高兴,恨不得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了,他在我后背吻了一下,我便感觉身体一轻,他已经消失了。

“砰砰砰!”卷帘门被砸得轰轰作响,接着我表哥熊睿的叫骂声传来,“姜琳,你个**,赶快开门。”

我吓得连忙往身上套衣服,我听见脚步声了,外面有好几个人。

“**,在里面偷汉子吗?开门!不然把你门砸了!”熊睿大骂。

我在心里骂了周禹浩一千遍一万遍,早不走晚不走,怎么偏偏我表哥来找麻烦你就走了?

这就是男人,跟你缠绵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来,一旦有什么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哆哆嗦嗦地拿起电话报警,却发现话筒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电话线居然被剪断了!

几声巨响,门锁被暴力砸坏,卷帘门被哗啦一声拉开,熊睿带着几个混混冲了进来,他脸上缠满了纱布,看起来特别瘆人。

他冲我凶恶地说:“你那个野男人呢?”

我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发抖:“什么野男人?这里哪有什么男人?”

“别想狡辩。”他怒吼道,“我在门外都听得到你的叫声,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贱?”

他身后的几个混混冲进店里一通乱砸,我也不敢去阻拦,他们把整个店铺都搜了一遍,确实没见到别的人,熊睿用阴邪的目光把我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既然你这么贱,表哥我给你介绍个好工作,让你有地方发挥本色。”

两个混混朝我走过来,一左一右拎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往外拖,我拼命挣扎呼救,周围的店铺晚上一般都有人,我看见好几扇窗户的灯都亮了,但始终没人出来救我。

我被硬塞进一辆面包车,进车的瞬间我就闭嘴了,因为我看见车后座上坐了个人。

小说名字:《阴缘难了:冥夫来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