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连载中农门

更新时间:2020-05-21 23:44:55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何苗齐一鸣小说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是何苗齐一鸣的小说书名叫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5-21 11:26:20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何苗在婚姻里苦了一辈子,最后落得个流落街头、车祸身亡的下场。可她一睁眼,却成了古代一名正在艰难生产的农门恶妇!想着即将拥有梦寐以求的宝宝,她拼着一死,也要将孩子生下来。有了孩子,何苗撸起袖子开始种田养家养包子!什么?原主是个臭名昭著的恶妇,方圆十里无人敢靠近她?无事,她乐善好施,日后定与乡邻守望相助;夫家穷困潦倒,一家子住着茅草屋在风雨中飘摇?这不成问题,她有空间有灵泉,丈夫勤劳又精明,有的是挣钱的法子;后娘恶毒,算计她的人,她的钱,她的房子?来人,关门,放狗!只是,为何这宠她爱她护她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王婆子托着满身污血的小团子调整了下位置,用碎布擦了擦便抱在手上,深陷的眼窝里溢满了喜悦的泪水,“奶奶的心肝儿啊!”

何苗却看到孩子身子似乎都发紫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娘,孩子不会哭......”

王婆子心一沉,忙按照何苗方才教的那样,把孩子倒提过来,拍打小家伙的脚底和**。

可是折腾了一阵,孩子还是无声无息。

何苗内心涌起巨大的恐慌,难道她才穿过来就要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

不!

“娘,你把孩子给我。”

看到王婆子拿起剪刀就要给孩子剪脐带,她又连忙大喊,“先别剪!”

“剪刀要用开水烫淋方可使用。娘,你快去烧开水。”

何苗让王婆子把孩子连着脐带一并给自己,而后催促着她离去。

她这时已经疲惫至极,思绪都恍惚了。

她一狠心,咬烂了下唇,剧痛让脑子恢复几分清明。

她把自己的衣襟解开,让孩子趴在自己胸口,用衣襟和被子盖严实,又给孩子清理口鼻的秽物、搓揉他的小胳膊小腿以及作人工呼吸。

反正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又折腾了许久,她才听见孩子发出一声微弱的哭声,小小的,猫儿叫似的。

她碰了碰孩子的鼻头,搂在怀里用体温暖着他,感受到他的哭声逐渐变大,气色也好了,孩子的命也抱住了,她才陡然哭出声。

方才她真是害怕至极,双手一直在抖,都不知自己是如何撑过来的。

接下来,她强打起精神指点婆婆剪脐带、给自己、孩子做清理,再剪些旧衣服把孩子裹好放回自己身边,便累得要昏睡过去。

可一看婆婆身上又湿又脏,又忙叫她去换了衣服,备上两盆火炭,跟着自己睡在一起。

“那怎么行?我还要去给你做吃的!”王婆子很坚决。儿媳饿着肚子给自己齐家生了一对龙凤胎,再让她挨饿,怎么说得过去?

“可我现在只想睡觉。”何苗弱弱地道。

“没事,你睡吧,等我做好也要半个时辰,到时我喊你。”

何苗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见劝不动,便轻微点点头,搂着两个孩子沉沉睡去。

......

天才拂晓,齐一鸣才深一脚浅一脚赶回到了家。

他昨日带猎物进城卖,不料下晌后下起了大雨,无奈之下,便进了舅舅家躲雨,剩下的两只山鸡自然也杀了与舅舅喝酒。

雨下了一整晚,被舅母留宿。

可不知为何,他一晚上心神不宁,天不亮就往家赶。

此时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以往一大早便腆着肚子指桑骂槐、四处转悠的何氏不见人影,而闲不住的老娘也没见出来。

他揣着几分疑惑走入家门,忽然闻见淡淡的血腥味,像是从何氏的房内飘出,便皱起了眉头。

何氏为人刻薄、恶毒,与乡邻不和,导致邻居都迁到了山下,与他们断了来往;何氏还虐待他寡母,打骂是家常便饭,时常趁他外出断她口粮,实在令他厌恶至极。

他只碰过何氏一次,之后便睡在伙房柴堆里,想着找个机会把她休掉。可就是这一次,竟让她怀上了,他不得不耐着性子等她生了再说。

平日里能不见她便不见,更从未进过房门半步,眼下他自然也不想进去。

不过,想着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万一她真有什么,孩子也会跟着遭罪,便忍着嫌恶,大步踏入了进去。

然而,他看到了什么?

他的老母亲瘦小的身子蜷缩在冰冷而潮湿的地上,靠着床边睡着了,而那何氏却盖着娘亲的被子,睡得正沉。

一大碗干饭上铺着青菜,正搁在床边缺了一条腿用石块垫起的矮柜上,早已凉透。

这定然是那何氏又在虐待娘了!

在昨晚那样的冷雨夜,不但拿走她的棉被,还不给饭她吃,不让她睡觉,这分明是想把娘折腾死!

这样恶毒的女子,他是一刻也忍不下去了,今日就要将她扫地出门!

齐一鸣怒不可遏,“何氏,给我滚出去!”

他用力地一掀被子,伸手要把何苗给掀下床,可下一刻,他怔住了。

只见何苗两边各躺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皱巴巴的小脸上镶嵌着的大眼睛乌黑发亮,小嘴巴挪来挪去寻吃的,原本裹得不够严实的襁褓散开了,露出**的小胳膊小腿乱划乱蹬,很是有劲,也可爱到爆!

这、这......不过才一晚上没归,怎的就多了两个娃儿?

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第3章:咬牙

何苗早被他那一声大吼给吵醒了,只是她太累了,不愿意睁眼。直到身上感到冷,她才下意识地缩子,轻声嗫嚅,“好冷。”

齐一鸣正与一双儿女大眼瞪小眼,听见她的声音,又朝她看过去。

因是产后,那精致锁骨下的风景,分外的波澜壮阔,他顿时双眼发直,听见自己咽唾沫的声音,像被吓着似的忙把被子掀回去。

脑子里乱糟糟的,心乱如麻,转过脸看到蜷在床边的可怜老娘,顿时又怒气上头,“何氏,你这个毒妇,竟又虐待娘亲,我容你不得!我即刻休书一封......”

王婆子被他吵醒,听到他后半句话,顿时沉了脸,“你敢!”

她想挣扎起身,身子却是麻了,朝儿子吼,“愣着干嘛,还不快些把我扶起来?”

齐一鸣感到奇怪,虽说老娘心善,可以往他吼何氏时,她也是不吭声的,眼下竟开始维护了?

“昨晚上我怕苗儿和孩子出什么状况,才坐在这儿守着她的,她睡着了什么都不知,你吼她作甚?”

王婆子被儿子拖起来,感觉身子又酸又沉,知道是昨晚感染了风寒。生怕把病气过给两个孙子,她犹豫了下,还是不敢抱,又给儿子一个白眼,“还不把我两个乖孙儿抱起来换尿布?对了,得去拿小衣裳给他们穿上,还有苗儿身上也脏了,也得帮她换衣服。被子不够,小衣服也不够,你得去镇上买。另外还得去借只鸡杀了炖姜,请乡邻们喝碗汤沾沾喜气。不对,得先请大夫给苗儿瞧瞧有没有落下什么毛病......天哪,太多事情等着了,你还傻大个子似的杵着作甚?”

王婆子最后一句又控制不住吼出声来,那两个小家伙不知是饿了还是被吓着了,全都“哇”一声哭出来。

齐一鸣心一紧,又猛地掀开被子想要抱起,瞧见两个粉红的小东西软软的一团,顿时又无从下手,有些发窘,“这、这......如何是好?”

见何苗仿若置身事外般睡得香,又来了气,压着后牙槽,“何氏,孩子醒了,还不起......”

王婆子用力拽了拽他,“你媳妇昨晚上独自生娃大出血,不知道在鬼门关转了几圈,眼下是累及才睡得沉,别吵她,让她睡。”

齐一鸣又是一怔,不禁看向那缩在被子里熟睡的女子。

那张小脸还没有他的手掌大,稚嫩、脆弱得像个孩子,又苍白又疲倦,显然是力竭才如此。

很难想象得出在那样风雨交加的冰冷夜晚,她能如此坚强地把孩子生下来。

他心里涌起一丝愧疚之感,而此时何苗却突然睁开了眼。

“当家的,我饿。”她的眼睛雾蒙蒙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三分撒娇七分委屈。

小说名字:《农门恶妇:山里汉子心上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