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连载中江山嫡女江山为聘

更新时间:2020-05-21 23:44:47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苏雅菁储霖全章节目录阅读,主角是苏雅菁储霖的小说书名叫江山为聘:嫡女待嫁,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5-21 15:13:39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雅菁没想到曾经帮过的路边乞儿有朝一日竟想求娶自己,更没想到拒绝之后,他会摇身一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她看不上的草莽野夫被庶妹设计得手,自己倒从大叶王朝跨破门槛求娶不得的名门闺秀成了人见人骂的破鞋!重来一世,她发誓护母佑弟,亲善惩恶,携手曾经错过的人,翻手为云覆手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次日,苏雅菁叫苏雅兰上山,说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详谈。

苏雅兰高度警惕,怀疑她想对自己做什么,但还是对她神秘的行径产生了好奇。

苏雅菁刚走到悬崖边,苏雅兰就尾随而来,看到她站在危险的边缘,悠闲地踢着石子,心中一惊。

“你要做什么?”她离得远远的,生怕苏雅菁跟自己同归于尽。

苏雅菁并没有回头,依旧是一身破烂穿着,在山间寒风的吹动下,猎猎作响,凭添一番清寒傲骨。

昨夜储霖让她跟他回家,穷追不舍,被她托辞让她考虑一天,没想到他竟高兴得像个孩子,当真信以为真。

时至今日,苏雅菁自然明白当初苏雅兰为了得到他,才会在自己面前说了他那么多坏话,惹得自己厌恶,让苏雅兰替嫁过去,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奸计而已。

但她还是对储霖好感不起来,早先是看不起他,现在是怕了他。

苏雅菁笑了笑,一脸的死灰,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去,“经历了那么多痛苦,恐怕只有死才能让我解脱,但我不敢自杀,你能帮我吗?”

苏雅兰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见她堪堪站在边缘,一半的脚已经伸出去,慢慢就放下了怀疑。

“你也知道自己毫无存在的意义,直接往后一倒便是,要知道,如果不是你的愚蠢幼稚和目中无人,你的娘亲弟弟,你的外祖家也不会被你牵连。可若不是这样,我和我娘也不能从你们身上捞到一大笔好处,过得如此滋润。”

“如果真的滋润,也不会对我们耿耿于怀吧?”苏雅菁一语中的,瞬间让苏雅兰变了脸色。

就在她要否认什么的时候,苏雅菁继续道:“最起码,储霖的心你一辈子都得不到,只要我活着一天,他就会对我惦念不忘!”

“你得意什么,你不就当年给了他一包点心,救了他的命,他才会对你这样,你还真以为就你这种货色,配得上他的喜欢?”

“救了他的命?”苏雅菁讶异,不过她并不在意。

“没错,就我这种货色,让你苏雅兰多次狗急跳墙。对了,昨晚被打的伤好点了吗,我可是答应你夫君,和他一起回府,他还说到时候会将你休了,让我做正妻呢。”

苏雅菁没说假话,只是储霖没有表达得这么直接,苏雅兰也丝毫不怀疑这点,因为她和储霖的夫妻关系不过是名存实亡。

她急得心火旺盛,“苏雅菁,你不是一惯清风朗月、自比梅竹吗,什么时候也这么自甘堕落,去接手别人用过的东西?”

苏雅菁踢走一块小碎石,神情不以为意,“从你将我陷害得名节尽毁开始。”

“你之前说我横插一脚勾引你夫君,我不喜欢被人冤枉,要不真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你的一番诬陷?再说,储霖打一开始一门心思想娶的人就是我,是你从中捣鬼破坏了我们的亲事,就算不是,就凭你和你娘对我们做的那些,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她咧唇一笑,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发出让苏雅兰灵魂震颤的诅咒,“你等着,我会夺走你最爱的男人,让你从我手里抢走的所有风光和幸福都灰飞烟灭!”

“不可能,你不会有这个机会,去死吧!”苏雅兰猩红着眼眸,冲上来一把将她往悬崖推去!

苏雅菁掉下去的刹那,露出一抹奇怪笑容,“我等你……”

苏雅兰刚感到一丝不妙,一股烈风就从身后迅速袭来。

紧跟着,她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往前扑去!

因为势头太猛,她竟掉得比苏雅菁还要快,眼睁睁看着将她推下去的人也跟着跳了下来,一手捞住苏雅菁,一手将匕首插在悬崖峭壁上。

两人一路下滑,火花四溅,灼伤了苏雅兰的眼睛。

她想,若有来世,一定要比苏雅菁先遇到他,送他一包点心,救他于危难之际,让他爱上她。她。

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苏雅兰迅速消失在视线中,并没有出乎苏雅菁的意料,因为这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她算准了储霖来这的时间,算准了说到何种程度苏雅兰会失控地对自己动手,算准了储霖会为了自己惩治他所厌恶的苏雅兰。

她并非不是她们对手,而是傻傻地分不清敌友,没有识破她们伪善的真面目,以及,比不上她们的心狠手辣。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不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埋葬亲人的白骨,她要让所有欺辱过她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储霖拿来的匕首是千年玄铁所制,他用力将匕首**石壁的缝隙当中,很快就撑住了两人迅速下滑的力量。

停下时,苏雅菁不禁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见他艰难支撑,不禁有些恻然。

她算准了一切,唯独没算准他会不顾危险地救自己,他丝毫没有犹豫地跳下来,在她寡淡死寂的内心当中留下了一抹浓墨重彩。

“待会我送你上去,你不用担心,就算再掉下来,我也会在底下接住你。”男人在她耳边轻说,带起的淡淡湿气拂在她细嫩的耳廓上,让她这个二十三年未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大龄女子感到微微不适。

男人好像发现这点,轻笑一声,正要用力将她往上送,她忙呼:“慢着!”

“怎么?”储霖感到自己撑不了多久,再这样下去,两个人都活不了。

“将我送上去,你自己呢?”苏雅菁一心和苏雅兰同归于尽,特地挑了这处掉下去就无法生还的悬崖峭壁。

现在两人已经掉了一段高度,这段距离想要上去已经很困难,如果他用力将自己送上去,他势必会再次往下掉,到时候会是什么情况,想必他自己都清楚。

储霖怔了一下,露出一个爽朗笑容,“你是在关心我?”

“我只是不想牵连无辜的人。”苏雅菁轻轻撇开脸,浑身的淡漠气息。

“我不无辜,如果不是我没有及时出现在你身边,你也不会这样。我之前就该明白,即便你再恶我,我也不能知难而退,否则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不用说了!”男人口气里的怜惜和心疼让她突生有股想哭的冲动,这是脆弱的表现,她从来不屑展露,“放我下去!”

储霖默了一瞬,见她一脸拒绝,认真地告诉她,“你不是不想连累无辜人吗,你死我也会死,你还要下去?”

“你!”苏雅菁怒目以视,“就算让我活下去,你也休想得到我!”

储霖紧了紧怀里瘦成皮包骨头的女人,以她的骄傲,变成这样,恐怕再无求生之意。

小说名字:《江山为聘:嫡女待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