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连载中王爷农门

更新时间:2020-05-21 23:44:31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唐墨戚云熹全集目录阅读,主角是唐墨戚云熹的小说书名叫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5-21 17:11:38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崇西古城的网红女主播唐墨穿越了,穿成了白岭山脚下没见过世面的小村姑,还摊上一个傻子爹,家里别说吃饱穿暖了,甚至连盐也买不起。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她开始捣鼓着赚钱之道,没想却一脚踏入了一群人的权益之争中。不就是缺盐吗,那我就做一个女盐枭试试。戚云熹挑眉质问,你这样做,把王法置于何处?唐墨一笑,挑衅道:你是官,我是贼,有本事你来抓我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马启之顿时哑口无言,他当然不敢当着村民说,唐阿满是跟着月娘过来送披风的,一直以来,他都垂涎月娘美色,所以特意支开唐阿满去厨房吃东西,没想才刚靠近月娘,这傻子便提着菜刀冲了进来。

“这疯癫之人,谁知道他从哪钻了进来行凶的,不多说了,押走。”

唐墨把菜刀举在手里死拦在路边,吓得月娘差点晕倒过去。

“我看你们谁敢?”

这时,背唐墨下山的少年韩天佑不知从哪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件玄色披风,虽成色很新却是已经破损,“刚在围墙边上捡的。”

唐墨面带喜色,把披风抓过来举得老高,“马老爷,如果我没记错,这就是我阿娘刚做的那件吧?你是不是应该解释解释,它怎么会破损,然后被当做垃圾扔在外边?”

月娘见到披风,脸色一下变成了死灰色,唐墨看在眼里,心头一悸,突然明白了这个朝代的女人,名节比命还重要,顿时收了口。

她敛住心头怒气,靠得马启之更近了一些,小声说道:“你别忘了,三年前,村东头的刘氏新媳妇是怎么死的,人命关天的事,是不是我也应该报官?”

这事在绣荷心头就像一块石头一般压着,她当时亲眼看到马启之带人把刘家媳妇的尸身扔到了枯井里,却不敢给任何人说起,可怜了那刘老大,至今还以为他的娘子只是走出去迷了路,总有一天会回来。

果然,这句话立马便奏效了,马启之的话说得咬牙切齿,“你要如何?里正大人是我儿子。”

唐墨冷笑,“除了个小小的里正,你还认识谁?我就不信你能全都收买了,就算能,那银子花得也心疼啊,不是么。”

这话一出,马启之没再说话,满脸怒容甩袖而去,没一会,那管家便出来轰人,“都散了散了啊。”

家丁还有些懵,“那这傻子还送官不?”

管家气得飞起一脚便踢了过去,“还送个屁,老爷说了,不和这般刁民计较。”

没到一盏茶功夫,院堂外的村民都一哄而散,只留下月娘还在那忍不住抹眼泪,“绣荷啊,以后答应娘,不要再这样逞能。”

唐墨虽然点了点头,心头却在想,她和马启之的梁子,怕是就此结下了,但是,如今她既然变成了绣荷,那么月娘和傻子便就是她的阿爹阿娘了,谁要欺负他们,怎么能坐视不理。

“我差点忘了,院子里还烤着肉呢。”

韩天佑说着,便拉着绣荷小跑着往家跑,刚进韩家院子,便闻到了一股烤肉香,韩天佑手法熟稔,切了大大的一块递了过来。

“绣荷你尝尝,这就是前日山上突然窜出来那孽障,好在你躲进山洞里平安无事,不然我。。。”

尤氏一巴掌拍在韩天佑的后背上,“你浑小子还敢说,要不是你阿爹在那之前射了两箭,这老虎能让你给打死,真是胆子愈发大了,还敢私自带绣荷上山去。”

有了烤肉,唐墨都懒得说话了,作为一名资深的美食博主,她自认对美食还是有些研究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这烤得焦黄的老虎肉,吃起来会这样难吃,口感粗糙,满口腥味不说,更为主要的。

竟然会没盐。

勉强吃了几口,实在忍不住了,“天佑哥哥,盐呢?”

听到这话,韩天佑面带愧色转身进了灶房,没一会拿出一碗清水来,“蘸一蘸便成,家里最后一点了。”

原来那是一碗盐水,唐墨还没来得及把虎肉拿进去蘸,碗便被唐阿满给抢了过去,咕嘟咕嘟全给喝了,尤氏伸手去抢,没能抢过来,自己却差点摔倒。

韩天佑看着狼狈的母亲,撇了撇嘴,“可惜那贩私盐的刘三前不久被抓了,听说不久后就要被问斩,不然我找他买点盐去,能比永兴商号的便宜不少。”

尤氏连忙去捂他的嘴,“哎哟祖宗,这个时候你还敢说这样的话,不要命了?还是安安生生买官盐吧,贵是贵了点,可至少不会被砍头啊。”

唐墨就只是听着,从绣荷的记忆里抽丝剥茧出一些信息来:如今是固亲元年,坐标东梁国,老皇帝刚死不久,小皇帝固梁王才继承了皇位不到一年。

真是奇了怪了。

绞尽脑汁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上下五千年,也没听说过这个国家和皇帝。可是门外的山明明就是国家AAAAA风景区的白岭山,而且崇西古城是历史上的千年盐都,那古盐井遗址博物馆,就建在白岭山脚下。

难道自己还悲催地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时代,原本的千年盐都也变得缺盐了?

月娘一直坐在那,不吃东西也不说话,尤氏看在眼里,忍不住安慰她,“我说月娘啊,你也别难过了,今儿个也就是山虎去了镇上卖虎皮去了,他要在家,马启之岂敢如此嚣张。”

没想尤氏这话一出,韩天佑立马站了起来,“什么,阿爹把虎皮拿走了?不行,这虎皮得留着入冬了给绣荷做虎皮袄子的。”

说完他也不再吃东西,心急火燎便要往外走,尤氏脸色一沉,厉声呵道,“你要到哪里去?”

韩天佑憋红了脸,“我要去白石镇找阿爹。”

也不管尤氏的阻拦,韩天佑愣是快速出了院门,唐墨一听,哪里肯放过这个了解外界的机会,在绣荷那苦命孩子的记忆里,虽然知道离马坡村最近的镇子是白石镇,可是去的次数却寥寥无几,甚至连路都找不到。

她可不想沿着绣荷一眼便能看到头的老路一直走下去。

“阿娘,我也去。”

眼看着韩天佑都走远了,她跟在后边铆足了劲地跑,冯月娘总算缓过了神来,站在门口大声叮嘱。

“这孩子,你慢些跑。”

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第三章:物物交换

这白石镇虽说是附近村镇的枢纽,熙熙攘攘来往的人很多,可是整个镇子并不大,就只一条铺了青石板的街道,左右两边开了两排商铺,再往前走,便有一个自由市场,专供村民们自由交换商品,大家约定成俗,每日一大早便自发来到镇上,带着可能换出去的东西,来这市场上等待。

要么换些银子,要么换些东西回去。

已过晌午了,市场逐渐冷清,韩山虎手里的虎皮还没能换出去,只因他不换东西,总想换点银两去买盐。

韩山虎有些着急了,只怪这白石镇离崇西城太远,不然若带到城里去,那些达官贵人见了这样好成色的山货,保不准就能出上一个好价钱呢。

不过转念一想,十几年前留在马坡村,不就是看中它的偏远和与世隔绝吗?

可自从边境开战,东梁军节节败退,孟军从西面推进,直到半月前,听说骑兵营驻扎在离这白石镇几十里外的地方,和孟军僵持,看来今后安生的日子也是不长了。

因为战事,眼见着昔日繁华的白石镇,也开始萧条了起来,除了自由市场,不少商铺都已关门闭户。

最后没了办法,韩山虎只能带着虎皮来到了永兴商号的门前,天色渐晚,商号门口总算没了排队买盐的村民,店伙计正在柜台内埋头算账,韩山虎低眉顺眼小声询问。

“请问,马掌柜可在?”说完,他觉得不对,立马改口道:“请问,里正大人可在?”

原来这掌柜马永兴不是别人,正是马坡村马员外之子,此人从小无心考取功名,专醉心于这商贾之道,后在其弟马永文的引荐下,做了个里长,在十里八乡的村民眼里,这便是大官了,久而久之,他也开始膨胀了起来,就喜欢大家叫他里正大人。

当上里长没多久,他便结识了崇西城内的大盐商黄家,跟着分得了一杯羹,迅速垄断了白石镇附近的官盐销售,自那以后,这永兴商号,便成了白石镇商铺龙头。

这伙计估计见多了这样想要套近乎的村民,连头也没抬,“有银子便买盐就是,没银子请自便,大人公务繁忙,岂是你等想见就能见的。”

韩山虎敛住心底怒气诺诺退出,心有不甘,站在商号门前徘徊,想在门口守株待兔,等着马永兴出门,指望着用虎皮能换几斤盐。

正焦躁之际,抬头,却看到了天佑和绣荷两人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同时,唐墨和韩天佑也看到了他。

当然,韩天佑一眼看到的是那张虎皮,他生气得不行,冲过去便把它抱在怀里。

“阿爹,这虎皮怎能卖,说好要给绣荷做袄子的。”

韩山虎脸上有些挂不住,如今家里值钱的东西,就只有这虎皮了,早上,他特意趁儿子没起床的时候便带着虎皮出的门,就怕这熊小子阻拦,谁能想到,他竟然能直接追到这集市上来。

“不卖了它,家里就连盐也吃不上了。”说完,韩山虎又把虎皮给拿了过去。

小说名字:《农门枭女:王爷,来抓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