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惊魂劫
惊魂劫

惊魂劫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1 23:25:30
惊魂劫金拾赵欣欣小说完整版阅读,主角是金拾赵欣欣的小说书名叫惊魂劫,是作者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截止到2020-05-21 17:31:09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眼瞎,不一定看不见东西。世上存在着人眼看不见的东西。事物没有绝对的隐秘,只要实际上存在着,总能被发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这次体检比较全面。还有测量心率一项。正常人的心率平均为75次一分钟。低于40次一分钟或高于160次一分钟,都是心脏有问题的。心率测量仪接到了我身上,迅速出现了最大值并卡机了。它的最大值是2000。人类的心率是不可能达到2000次一分钟的。还以为机器又出现了毛病,可接到别人身上,它又恢复了正常。也就是说,我的心率至少达到了2000次一分钟。这无疑很扯。但出现这种情况又无法解释。

反正经过体检一事,学校里有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像长了翅膀一样盛传开了,都说我是一个怪物,甚至造谣我不吉祥,能把人克死。恰巧碰上我那个天生患有心脏病的同桌病情复发死掉了。赖在了我的头上。令我心里窝火得很。都怪班主任当初认为我这个人老实安静,坐的位置又在教室的偏旮旯,才把有心脏病的学生安排到了我的身边,因为心脏病人不适吵闹。

没有人再愿意挨着我了。我成了最孤独的那一个。好像我不属于这个世界舞台,成了唯一的一个躲在角落里,沉默无言地看戏的观众。

临近高中毕业时,我也学着大家买了一本留言薄。可留言薄上始终都是干干净净的,除了我自己的署名外,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上面留下笔迹。

我没有上大学。父母不再供我了。说我上了也是白上。他们把全部的希望寄存在了二儿子身上。

我的身高始终没有突破一米四。就连外出打工都没人愿意收。只好留在家里负责二亩地。人勤劳,才二十出头,就成了一名种庄稼的好手。一亩地打出来的粮食,比别人家的要多一些。闲暇的时候,我习惯坐在地头,仰望着天空看飞鸟划过。

于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我又遇见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事情。不仅稀奇古怪,也可以说十分恐怖。

那天晚上气候异常闷热,村里又停了电。屋里热得没法呆人,人们都外出乘凉了,围聚在大街上,东家长西家短的拉呱,倒是很热闹。我吃过晚饭,汗流浃背,也从家里溜了出去,但不爱扎堆。独自一人摇着扇子往东去了。

出了村庄后,没走出多远,途中遇见了一个人。借月光看着陌生,以前从没见过他。但他拦住了我,问我想不想看戏。我说过春节的时候才有人唱戏,这大热天的哪有人唱戏。那人说,如果你想看戏就跟我来。我闲着也是无聊,便跟他去了。

谁料这次跟他一去,竟造成了我生平最后悔的事件之一。

假若让我重新再来过一次的话,我绝对不会选择跟这个陌生人去“看戏”。

惊魂劫

话说为了跟上陌生人,我折身返往村庄。途中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也不回答我。没过多大一会儿,我们走到了村里的一条深胡同里。其中一户人家在盖房时往里收了不少,在墙根处让出了一片较为宽敞的空地。又拉土在空地上垫了近一米高,用水泥抹上了,造成了一个长约十米,宽约五米的台子。平时在上面晒些农作物什么的。

此时,那水泥台子上正站了几个人。俱是穿着古代的服装。有竹篾雕刻成的伪玉带圈腰,有头戴镶珠雉鸡翎帽,脚上蹬着宽头厚底鞋。女的脸上抹了厚粉黛打腮红,男的脸上戴着齐胸假胡子。分明是唱戏的打扮。

当我和那陌生人走近时,台上的几人正保持沉默,身形不动,目不转睛地望着我俩,如几尊雕塑。

天上的月亮愈发的皎白,照得天地间一片透彻。

待我俩来到水泥台下站定后,台上的几人忽然动了,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一句接一句地,他唱完她唱。声音嘹亮悠远。一听就知道是下过功夫的,一般人唱不出这样的嗓音。可我听了半天,却愣是听不懂他们在唱啥。

按理说,就这几人卯足劲嗷出来的动静,应当能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吸引过来。可我频频扭头瞧向胡同口,却没发现出现一个人影。

又过了一会儿,台上的几人仍然在亢奋地唱着。那站在旁边的陌生人问我:“怎么样,好听吗?”我苦笑一下,摇了摇头,说:“真听不懂在唱些啥!”陌生人稍微皱了一下眉头,说:“既然你听不懂,那就不让他们唱,让他们改演剧!”

随着陌生人一摆手。台上的几个人止住了唱声。均是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仿佛我是什么稀罕物件一样。我觉得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异样,像是饱含了既复杂又深沉的情绪。甚至我竟觉得跟他们曾相识,但偏偏又想不起来曾经在哪儿见过他们。

水泥台上除了他们几人外,还放置着一口大箱子。想必是用来装道具和服装的。箱子上面搁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和一捆绳子。走过去一男一女。男的乃武生那种紧扎打扮,用一块布蒙着脸,拿起了那把大刀扛肩上。女的乃丫鬟打扮,脸上抹着厚厚的白粉,嘴唇涂得红丹丹的,则抓住了那捆绳子拎起来。

又过去一个男的,身上穿着一件猛虎刺绣的暗色长袍子,脸上挂着一副飘洒的假髯,他一把将大箱子掀开了。里面竟然藏着一个人,整颗脑袋被用布袋罩住了,身上穿着写有囚字的白色衣裳,看其身形佝偻干瘦,颤颤巍巍的,八成是一个老人。

两个男的将箱子里的囚犯提出来。拖到了一个头戴镶珠皇冠,身着一袭黄金龙袍,腰上挎着一圈竹篾雕刻成的伪玉带的人跟前。

噗通一声入耳清晰。囚犯给身穿黄金龙袍的人重重跪下了。那拎着绳子的丫鬟冲过去,手法利索地将囚犯给弄了一个五花大绑。

“天哪,饶了我吧!”囚犯发出苍老悲戚的哀声,竟是女性。我听到耳中感到十分熟悉,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族里的高祖奶奶胡世珍。

可我实在不敢确定囚犯是她。她那么大岁数一人,怎么会来到这种舞台上!

“你可晓得自己犯了什么罪?!”身穿黄袍子的人面相威严,沉声喝道。

“罪大恶极!罪大恶极!”跪在地上的囚犯不讲自己犯了什么罪,只是将这四个字用力说了两遍。

“饶不饶你,要看另一个人的意愿!”说话间,身穿黄金龙袍的人眼珠子朝我这边瞟了瞟。

囚犯双膝移动,改变了跪的方向,正是朝着站在台下的我,哀声叫道:“金拾,饶了我吧!”

我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高祖奶奶?”

囚犯没有回应。

小说名字:《惊魂劫》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