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
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

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

已完结倾城将军

更新时间:2020-05-17 22:07:05
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苏梓清萧灼小说全文在线阅读,主角是苏梓清萧灼的小说书名叫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5-17 13:53:09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是赫赫有名的寡王法医,鉴定一把手,破疑难杂案无数,平不白之冤万千。可一场报复却让她死于车祸,再睁眼就成了苏家的小庶女。本想着既来之则安之,不如过几天清净日子,没成想却又扯上了人命官司。职业病作祟,她实在是不能袖手旁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无法,萧灼只好敛去一身气势,率先出了门。

苏梓一路小跑跟在他身后,刚一下楼就撞见了来回踱步的花妈妈。

“哟,将军和公子这是要走?不如留下吃个便饭吧。”

苏梓怕被拆穿自己狐假虎威上得二楼一事,不等萧灼开口就上前一步:“不劳烦了,刑部还有事我跟将军就先走了。”

说完将手准确地插在了萧灼的胳膊和腰身之间,搀起他来就要走。

然后发现,搀不动。

她抬起头来,挤出一抹笑:“将军,快要下午了,咱们不走吗?”

萧灼未理会她,转头看向花妈妈,“你认识他?”

花妈妈一愣,试探道:“这位公子不是将军您的人吗?”

萧灼笑的耐人寻味,低头看着苏梓,“花妈妈的眼力可真是不错,不过,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我的人?”

话音一落,花妈妈和苏梓皆是一惊,本来挺正常一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这么不清不楚的?

花妈妈先是看了看苏梓的扮相容貌,又看了看他亲近的举动,忽而露出一抹

‘我都懂’的笑来:“将军公子放心,我嘴严得很,二位慢走!”

得,她是当他们在调情呢。

若有朝一日,传出来萧将军乃断袖之辈的流言,他可别怪到自己头上。

思及此,她上前一步紧挨着萧灼说道:“将军,咱们快走吧,都晌午了。”她都等不及看尸体了。

萧灼知道了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也没跟她计较,只是喉结滚动,轻笑了一声,让她有点后背发毛。

刑部离醉花楼不近,萧灼是骑马来的,一出醉花楼便直接苏梓将扛上了马,不等她说话就一夹马肚窜了出去。

烈风拍在苏梓的脸上不说,马鞍硌她腰快断了,甚至还有一丝丝想吐。

他绝对是故意的!!!

两炷香时间的路被他缩短成了一炷香,等到了刑部大门,她头发全乱了不说,身子就跟散架了一样,脚踩实地的时候甚至有点目眩。

苏梓看着萧灼,咬牙道:“你这是公报私仇。”

萧灼道,“我已经算是怜香惜玉了,否则你应该被拴在马后拖回来。”

萧灼转身进了刑部,不少人停下脚步同他打招呼。

苏梓清怎么想怎么咽不下这口气,露出一抹狡黠笑意后,追上了他,用在场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喊道:“将军等等我,您既然从醉花楼把我带过来,就要对我负责呀。”

鸦雀无声,所有人心惊胆战地瞥了苏梓清一眼,发现是个眉眼清秀的少年郎,又看了看萧灼面无表情的神色,全都很有眼色的低头当聋子,该干什么干什么。

萧灼停下来,一把将苏梓清拽到身边,语气不明:“那是自然,本将军一定会好好对你负责的。”

“咳,”苏梓清讪笑一声,“开个玩笑嘛,尸体放在哪?”

萧灼懒得同她计较幼稚行为,带她去了地牢,越往下走,苏梓清越觉得阴冷。

苏梓清走到春华的尸体旁边,虽然已经过去几天,但是地牢阴冷,尸体还未腐臭。

“有手套吗?”

苏梓清朝萧灼问道。

萧灼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双手套扔给她,手套质地特别,光滑有韧性,却又薄如羽翼,好似是用什么东西的皮制作的,十分方便趁手。

戴好手套,苏梓清伸手,掀开盖在尸体身上的白布。

她上手摸遍春华全身,嘴里习惯性念叨:“死者死亡时间应当是在三天前的凌晨,死亡原因……窒息而死吗?”

尸体的脖子上有一圈明显的不成型淤痕,还有淤青的指印,应当是死前被狠狠掐住了脖子,嘴唇舌头指甲均未变色,证明没有中毒……

萧灼看着眼前专注的女人,忍不住凝眸细思,从接触尸体的那一刻,她身上气势便彻底变了,变得自信笃定,胸有成竹,比之他见过的老仵作也不遑多让。

过了半晌,苏梓清站起身来,摘下手套,他开口问道:“如何?”

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

苏梓清摇摇头:“如果说她是被掐死的,那基本可以排除女子作案,女子指甲很长且力气过小,必然会留下指甲痕迹,可是你看她脖子上的淤痕,十分规整,更像是……死者在没有挣扎的情况下被掐死。”

她说给萧灼听,也是自己梳理案件。

没有挣扎的被掐死并不难做到,比如醉酒,比如下药。

可是……

萧灼适时开口:“现场的酒一口未动,也没有任何迷药。”

“这就说不通了……”

苏梓清仔细检查了尸体的其他地方,在她的指甲里发现了一些血肉,她用小镊子将其取出,放在白布上,交给萧灼。

“死者指甲里有肉屑,证明杀害她的人身上必然会有伤,是她抓伤的,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我家小叔没有杀人了吧?”

萧灼不置可否,苏庆海的身上确实没有任何伤口。

苏梓清抿唇继续查看,在尸体的鼻下发现了一道干涸的淡黄色痕迹,非常浅,如果不仔细看绝对发现不了。

“这是什么?”

苏梓清叫萧灼一同看去:“是鼻水吗?死者死前生病了?”

“没有,”萧灼肯定道,“她身体无恙,生病的姑娘是不许陪客的。”

苏梓清瞥了他一眼,开玩笑道:“将军倒是清楚的很。”

继而正色道:“不是鼻水,那就只能是……”

她想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尸体的头部,一寸一寸检查过去,许久,她起身叹了口气:“果然,死者根本就不是死于窒息。”

萧灼微微皱眉:“死因是什么?”

“在说出死因前,我想先问将军一个问题,”苏梓清直视他的双眼,“将军是否真的想查出真相?我可以信任你吗?若是杀害春华的人位高权重,你又会不会将我小叔推出去当替罪羊?”

萧灼勾唇:“你这可不是一个问题。”

苏梓清没吭声,执拗地看着他。

小说名字:《法医倾城:拐个将军来成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