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夫人,将军他没死
夫人,将军他没死

夫人,将军他没死白焰(著)

连载中易卿萧靖寒夫人将军

更新时间:2020-05-12 21:55:52
夫人,将军他没死易卿萧靖寒总目录在线阅读,主角是易卿萧靖寒的小说书名叫夫人,将军他没死,是作者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截止到2020-05-12 09:56:24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女医易卿穿越成被放逐的庶女,带个生父不详的拖油瓶,又惨遭嫡母逼婚,怎一个惨字了得?听说人人敬畏的阎王将军萧靖寒以身殉国,易卿顿时捞到救命稻草:我就是萧靖寒的遗孀,我儿子是萧靖寒的。养着包子,勾搭着美男,狐假虎威,大杀四方,不料丫鬟惊慌来报:夫人,将军又活了!萧靖寒阴恻恻地道:夫人?儿子?易卿:将军饶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微信阅读
章节预览

“你知道我那好母亲和萧靖寒的关系吧。”易卿笑道。

紫苏点点头:“亲姐弟也不过如此。”

“你说我那好母亲,如果知道我给她弟弟生了个儿子,到时候还会不会逼我去代嫁?”易卿眯起眼睛道。

想起那种情景,她简直不要太爽。

嫡母被气半死,却只能看在孩子份上接受她这个“弟媳妇”,想想就令人振奋。

“你疯了!”紫苏反应了半晌才明白她在说什么,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道,“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冒充萧靖寒的儿子?那还轮得到你?”

紫苏觉得易卿真是异想天开。

这种主意,谁敢打?

易卿却胸有成竹,越想越觉得自己主意靠谱:“你放心,我知道萧靖寒一个秘密,肯定可以。我去准备,等包子回来午睡我就动手。”

紫苏警惕地看着她:“你要疯我不管你,可是别打包子的主意。”

易卿哈哈大笑,拍着她肩膀道:“那可是我亲儿子,我怎么会害他?”

“你这人,都不好说。”

“好说好说,”易卿道,“紫苏,你脚程快,去城里再打探一下消息,主要问清楚萧靖寒的灵柩什么时候回来。当然,你低调打听,别被人以为你向着他而被扔烂菜叶。”

午间包子回家吃饭,易卿做了他最爱吃的菜,小家伙吃得肚子溜圆。

“再喝碗鸡汤。”

包子乖乖地接过她递过来的鸡汤,毫无戒备地端起碗来一口气喝下去。

“娘,我怎么这么困?”包子的眼皮都快粘到一起,迷迷糊糊地靠在易卿身上问。

“因为午时了,你该睡了。”易卿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拍了拍。

包子睡着之后,易卿把自己的药箱打开,然后把小包子翻了个身,褪下裤子,露出小屁股来。

她笑着摸了摸,然后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一片清明之色。

她先用手指蘸着颜料,在包子屁股上勾勒出大致的形状,低头审视,自己摇摇头否决了,喃喃自语道,“好像有点小了。”

拿起湿热的毛巾擦掉,她重新低头认真描画了起来。

画了擦,擦了画,如此反复数次之后,易卿终于大致满意了。

她净完手,从药箱里拿出准备好的红蓝花等药材,捣碎成泥,填充到她画的轮廓之中,然后用湿热的毛巾盖上。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包子原本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上,显现出一块鸡心状的青红之色,十分像胎记。

易卿对自己的崇拜如滔滔江水。

紫苏出门又到了晚上才回来,“预计后日能进城。”

易卿点点头,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那来得及。”

“你打算怎么和包子说?该做的都做了?”

“我还没跟他说。”易卿想起这个也有些为难,“但是该做的我都做了。”

其实被逼到这个份上,想要完全护住包子不受干扰,她自问没这个能力。

“我尽力让他少受到伤害。”

没想到,包子听完易卿说萧靖寒是他的生父,竟然很平静,只是略遗憾地和易卿说:“我以为我爹早就不在了,所以您才从来不提。我怕您伤心,也不敢问。其实我原本可以见见他的,但是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娘,您别难过好不好?”

这番话哪里像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

易卿欣慰也心疼,摸着他的头道:“娘不难受。虽然爹不在了,但是娘会一直陪着你。”

第三天,萧靖寒的得力干将陆天左和常远志,扶柩经过李家村。

一路行来,虽然有皇上圣旨承认萧靖寒为国捐躯,但是不管是官员还是百姓,没有一人出来拜祭。

他们虽不能改变皇上旨意,但是总能避开。

当他们走到李家村,看到一整桌祭品,漫天飘洒的纸钱和披麻戴孝的母子俩,所有人都愣住了。

易卿往前推了包子一把,指着棺材沉声道:“包子,给你爹磕头。”

披麻戴孝的小包子,脸色是与年纪不相符的沉重冷凝,撩起袍子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易卿又把一碗酒交给他:“送你爹最后一程。”

包子双手捧碗,把酒慢慢撒在身前。

这母子俩全套动作做下来,旁若无人,仿佛完全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对于眼前肃杀的气氛,宏大的场面,仿佛都一无所知。

夫人,将军他没死

这母子俩全套动作做下来,旁若无人,仿佛完全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对于眼前肃杀的气氛,宏大的场面,仿佛都一无所知。

--------------------------

坐在马上的陆天左扭头看着身边的常远志:“远志,你怎么看?”

常远志是个黑脸粗犷的汉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粗声粗气地道:“我老常今日算开了眼,竟然还有人敢冒认萧将军的亲眷,真是活腻了。”

说着,不等陆天左反应,他直接跳下马,大步流星地向母子俩走来。

他银甲闪亮,挎着佩刀,身如铁塔,给人以深深的压迫感。

包子站在易卿身前,伸开双臂护住她,像护犊子的小母鸡,一脸沉静地看着常远志。

常远志愣住了。

竟然还有小东西不怕他身上的血腥之气,刚从战场下来,没有个一年半载沉淀,常远志这样的粗人,自己都能感到自己身上凌厉的杀气。

可是眼前的小东西,星眸沉静,面沉如水,气势倒像,倒像他的上峰一般。

“你这妇人,弄啥嘞!”常远志粗声粗气地开口,声如洪钟。

易卿还没开口,包子就道:“我是家里的男人,你有事问我。”

常远志“嘿嘿”笑了两声,忍不住伸手摸摸包子头上的小鬏鬏,赞道:“好小子,够胆色,长大了来找老子投军!”

说话间,他就在腰间摸索,想要摘下块玉佩什么的送他,却发现自己穿了银甲,便把自己手上的翠玉指环摘下来递给他。

易卿:“……”

这该不是个傻子吧。

紫苏在后面背着手,手痒得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动——哪里来的傻大个子,真想动手啊,谁要他的臭东西。

陆天左见状无奈地下马,清了清嗓子。

常远志脾气急躁,可是是个最爱才的,见到这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不过说真的,陆天左自己也没见过如此沉稳、颇有大将之风的稚子,也生出几分好奇心。

小说名字:《夫人,将军他没死》
猜你喜欢